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邵慧良

《写意:中国画发展方向》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邵慧良著《写意:中国画发展方向》更正部分:p37,7行“写意画”删除。p63,6行“可及”删除。p129,15行“他”易为“林散之”。p287,20行“。”易为“,”,21行“马蒂斯”易为“罗斯科”。

网易考拉推荐

有关《写意—中国画发展方向》反馈意见节录  

2014-11-02 22:32:18|  分类: 专家评论《写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与孙元亮先生(某国画杂志主编)的对话:
       孙:江苏著名理论家都送专著给我,翻一翻后也就放下,大都套话,听过的话,你直陈画坛时弊,振聋发聩!整本书居然一口气读完。
       邵:您说的我也有同感,不少赠与我的书翻一翻后就放下了,但您赠与我的两篇文章也居然一口气读完,所以采纳于我的这本拙著中,在这里顺便道谢。我身边同事、朋友尤其是搞理论的对本拙著也同样予以了高度肯定,这使我十分欣慰。
       孙:你是从宏观角度谈写意精神的缺失,我是从微观角度论写意精神如何落实。
       邵:可谓珠联璧合(相视一笑)。
       孙:你读书真多,同时文中看出你读书思考。
       邵:我从您清明高旷的画风中也看出您是学者型画家。

(二)

张五力博导对该书的评价:
         一、作者所著论述是其长期从事美术教育的经验与反思,是针对当下中国画教学某种偏向的批评与纠正,具有明确的指向性和现实意义。
         二、该书着重强调了时下中国画教学中的某些弊端,认为现行的工笔画是缺乏艺术性的工匠画,其表现深度与文化内涵不能够成为现代中国画发展的方向,而写意抒情才是中国画的本质特色,同时需要适应新的文化意识,融合中西,扬长避短。
         三、该书论述有据,论点鲜明,尤其是对黄宾虹、李叔同、吴冠中等的艺术思想与特点的阐述,体现了作者的独特见解,且有深度。

(三)
          倪建林博导对该书的评价:
          该著述的选题对于当代中国绘画的发展具有很好的促进作用和理论意义。作者具有较强的学术敏感并敢于坦陈己见,对近现代中国画坛之种种学术问题有较为深刻的认识,同时具备批评意识和批判精神,不媚时世,言语犀利,其中不乏一针见血之观点。作者的勇敢精神和对待学术的态度值得称赞。如今像这样的学术专著并不多见。

(四)
         王国兴(当代实力油画家、国美研究生毕业)的评论:
          该书对中西美术研究可谓通透之至,功力了得。文字激扬,观点鲜明,读来痛快。现在油画界在追求线条,怎么能敌得过国画呢?!

(五)
          与美术理论家蒋立群对话于桃花坞:
          蒋:该书写得好,含金量高,没有废话,应该作为美术必读之物。我同意你书中所有观点,对黄宾虹也如此,然而,对黄宾虹所下的结论,我的观点与你正相反。当下画坛败于黄宾虹,就像当下书法败于米芾。
          邵:当下中国画画坛之败不能归咎于黄宾虹,而是浮躁时代所致。黄宾虹是近现代的代表人物。
          蒋:是的,黄宾虹是近现代时代的代表。你对黄宾虹与齐白石的定位很准。书法之败往上还可以追到王羲之。
         邵:对!书法败于王羲之之流便,米芾之后更败于赵孟頫之柔媚。其实书法之败还可以上追到李斯,李斯对汉字的规范有功,但对书法无疑是灾难性的,不过他的书法有种内在力度,这不得了!刘海粟之所以不同凡响,道理也在此,而当下不少为形式而形式的书家已堕入形式主义轻佻的泥潭,并夹杂着媚俗气息,让人不堪入目,令人呕心。古人讲宁拙勿巧,如今可是舍拙求媚,奴性气的很,问题很严重。为形式而形式--堕入形式主义泥潭的窘境,究其根源是当下人不重修养,一如现代教学只偏重功利、狭隘的知识性而忽却对国学的学习与人格的塑造,再加上我们传统原本仕精英如孤魂野火,所以如今所称谓的知识分子值得怀疑,书法作为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文化的沙化自然就造成书界为形式而形式--书法惟技法(花招)了,你瞧,我又在谈问题了。
          蒋:要谈问题,才有可能向好的方面发展。

与美术理论家蒋立群再次对话:

蒋:没想到你这本书出奇的好,是中国最拔尖的美术书籍。它不是站在小地方,也不是中国,而是站在世界立场上,所以其价值很高。

邵:你抬举了。看来你又看了我的书,我身边的同事朋友大多也如此,我自信我的书能放上书架,可以让人一看再看。当下有些搞中国画理论的所谓著名的理论家只是局于一隅,对外国美术不重视,所以一旦涉及便让人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包括对传统问题的认识,这就有局限性了。当下更有极个别的理论家利用其名气搞不端学术批评,这种影响很坏。我写作手法采用的是排除法,对画坛种种乖违现象给予了强烈的批判,并指责许多画家过于世俗化,是传统乡愿思想在作祟,这对中国画向前发展是很致命的。

蒋:看得出你看书不像其他人看不到点子上去。

邵:我认为这不是方法问题,而是当今许多学者心沉不下去,心理太浮躁的缘故。心理太浮躁是时代和机制造成的。在这个时代既需要抱着学术良心,要有文章千古事的严肃态度,决去急功近利思想,甘于寂寞,坐冷板凳,又需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这个时代是很容易被信息左右的时期,我也不例外。例如我书中开门见山第一句的“如何画”--这是严肃的中国画家和从事中国画教学的工作者绕不过去的问题。刚开放时期,我是秉持延续传统的,后来又追求西画化,这都是随潮流而动之故,根本没有自己的主见,接下来就在两者之间纠结,那段时期我非常痛苦。于是我索性放下画笔,从理论上一探中国画的究竟,一探如何发展传统中国画问题。……最后读《周易》,让我豁然开朗,原来传统精神是讲创新的,有“周虽旧邦,惟命斯新”为证,延续传统(复古、泥古与保守)思想是后来统治集团为了巩固自身统治地位而形成的,中国后来越来越衰弱,就是这个缘故,中国画逐步败落下去,也是这个缘故。中国画要创新就必须以开放的姿态,在大融合时代的今天当然必须实行中西融合,但时下徐悲鸿体系所采用的以西方古典绘画改造中国画作为主流的所谓新中国画所产生的窘境又引发我反思……我的书就这样按照我近二十五年展开的求索之路而展开的。

蒋:你既懂得中西艺术,又有着学人精神,所以凭积几十年之功所撰写成的这本书自然对当下乖违现象的批判底气十足,也自然会让人折服。

邵:希望作为旁观者多提意见。

蒋:在再版时需要修订一些细小地方,一些细小之处似乎有些矛盾;希望把散落在其它章节里的黄宾虹论述集中起来加以论述;有些叙述之处是否可以再充分展开一点;另外要增加插图,以成为一部大部头的书更好,这样就更有利于读者。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