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邵慧良

《写意:中国画发展方向》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邵慧良著《写意:中国画发展方向》更正部分:p37,7行“写意画”删除。p63,6行“可及”删除。p129,15行“他”易为“林散之”。p287,20行“。”易为“,”,21行“马蒂斯”易为“罗斯科”。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心目中的地主及其儿子  

2014-08-16 13:39:01|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听前辈说,地主如何可怜,如何勤劳,如何节俭,如何善意待人。由此,我就对地主怀以敬重之心,也因此常与之有友善之举,这里不赘。

      当年的地主的产业是靠勤劳的双手一点一滴的节俭而来的,不是我们现在有些靠改制或靠钻政策空子而发家的暴发户那样。

      田地多了就需要人来帮工,一如现在许多私企那样。

      照例,新来的长工或短工,作为地主之谊,必殷勤款待之,最客气的是招待圆子。有一个长工一下子吃了八海碗的圆子。地主问还要否,长工躺在竹床上回答道,不要了。有次,地主一大早问那长工:耘好啦?长工一边洗着身上的泥垢答道:耘好了!(耘即耘稻,需要一行一行地耘)地主问:发现了什么?长工一脸茫然。地主补充道,我在田中央搁置了一罐子猪头肉。原来那长工只在田埂上耘了一下,根本没有到田的中央去。

      地主对长工的偷懒有些无奈,但这没什么了不得的事。地主最怕的是太湖上驶来一片黑压压的蓬船,因为那是一帮地痞流氓。此时地主必惶恐。每每必死命抵住大门,然而,总是被破门而入,之后邻里不绝于耳的定是嚎哭饶命之类的哀求。

      在“农业学大寨”时,我十一岁就开始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了。记得小小年纪就获得了“五好社员”的荣誉,大人称赞我干活认真,有条理又卖力。我与地主处的不错,是因为他们“老实”,(地主是“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的)还是因为他们勤劳的本质,还是正如前面所述对我的影响?到现在我还是不太明白。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他们已作古了。他们的儿子都不是一般的人物,都是缘于压迫还是遗传家风,我想兼而有之。但都娶不到老婆,情急之下都随社会上的换亲之风而纷纷予以换亲。换亲之事是风风火火的。当然也有不换亲,就把自己女儿嫁与远房亲戚的,是因儿子尚小,还是出于道义,不得而知。

      我们这些贫下中农出生的大多像草包似的,而地主的儿子却都像是人中精英。我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做企业越做越大,与他用了地主儿子做管家有关,这个地主儿子也因此穿的格格整整,油头粉面的,很精神。

      然,他的老婆因病长期卧病在床,他精心服侍之,还料理屋前屋后的自留田。谁知一次夜里正喝着小酒,看着电视一头倒向电视机,死了。在旁的老婆因此居然神奇地起身,叠了纸钱,从家里一直抛撒到河岸,自己倒栽到了河里。黎明,邻里发现奇怪现象,一大早的谁撒了纸钱?来回寻觅,原来如此。出殡那天,两具尸体蜷缩着。人们背后指责两个儿子及儿媳。

      这就是我所陈述的地主及其儿子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