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邵慧良

《写意:中国画发展方向》作者

 
 
 

日志

 
 
关于我

邵慧良著《写意:中国画发展方向》更正部分:p37,7行“写意画”删除。p63,6行“可及”删除。p129,15行“他”易为“林散之”。p287,20行“。”易为“,”,21行“马蒂斯”易为“罗斯科”。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素描——摘自拙著《写意:中国画发展方向》“中西调和”部分(201209稿)  

2014-08-09 11:20:11|  分类: 写意方向》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节  关 于 素 描(--中国素描)

笔记(一)

徐悲鸿素描造型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他提倡将西方古典写实(素描)手法改造中国画,成为了大半个世纪以来学院派的主流,中国画发展的方向。

下面我们来看看徐悲鸿的画风,徐悲鸿的画风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形象正确,没有味道。但徐悲鸿画风整整影响了两代人,如今多少还在(左右着美术教育与画坛)持续着它的影响力。他的画风和郎斯宁画风如出一辙,一前一后,逾两百年,但郎斯宁未得正果,他的问题是在熟纸上勾勒渲染,虽形象的正确性无可挑剔,然生动与气韵不逮,他的马如蜡制的马,或如吹气的塑料玩具;徐悲鸿的画就有一定的气韵与份量,这也许是东西方人文化基因所形成的不同手感吧。

下面我们将徐悲鸿改造后的中国画《月上》、《漓江春雨》、《贺江景色》、《喜马拉雅山》(见《徐悲鸿彩墨画》P116,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年)等与黄宾虹的《始信峰晓望》(见《黄宾虹山水画册》P114,人民美术出版社,1983年)放在一起比较,就知道黄宾虹的画有多厉害,多么沉厚精妙,徐悲鸿改造后的中国画多么浮薄粗陋!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徐悲鸿与齐白石合作的作品,如“悲鸿补近岸”的《虾图》(见《齐白石画选》P88,人民美术出版社,1980年)与“九十四岁白石补草”的《双鸡》(见《徐悲鸿彩墨画》P116,.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年)的两幅合作的作品,便知徐悲鸿弱而齐白石强。

徐悲鸿用西洋素描来拯救日渐衰落的中国画,强化中国画的生命力,未见收效,反而使中国画的生命力一落千丈,意境浅化,格调下挫。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时期的状况,齐黄徐三人都在五十年代相继作古。有人可能会说徐悲鸿与齐黄悬殊四十岁左右,徐只活了五十多岁,齐黄活到九十多岁,没有可比性,那么我们再来提及李可染,李可染到目前为止是徐悲鸿体系的代表,最高成就的体现者。李可染卒于1989年,寿限82岁,齐黄成熟、形成自己面貌在八十岁左右,李可染的“李家山水”的鼎盛期也在八十岁左右。(李可染是“89动乱”期间突然离世的,我的老师张文俊说:可染先生天生胆小处事谨慎,动乱期间,他麾下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一些人有过激行为,塑了一座自由女神像,他得知此事之严重,而猝然亡故)他既是齐黄的高足,又是坚定走徐悲鸿用西方古典写实绘画强化中国画生命力的,他的素描基本功很强,他是按照徐悲鸿设定的路线进行改造中国画的,凭想象李可染,以他的聪明才智,强有力的素描写实能力,艰苦写生与炼狱般的精神意志,应该能够超越乃师齐黄,然而他的成就虽在徐悲鸿之上,但仍没有超过齐黄,他的作品在齐黄面前显得死板,生命力还是弱于齐黄,更要命的是平添了匠气、俗气。我有次在扬州书店发现一套照片不错,但定睛一看才知道是李可染的画,齐黄的画就不同了,他俩的画就是画。无疑采用西方写实手法,不但不能强化中国画的生命力,反而格调下降,与照相机争功,这是令人扼腕的!李可染之后的徒子徒孙更是一代不如一代,不中不西,不伦不类,又僵又烂。引进西方古典素描改造中国画不意成为中国画史上的一场灾难!问题很严重,这需要我们坐下来反思,认真总结,究其原因。

我们认为首先,中国画传统是写意的,西画传统是写实的。中国画是写的艺术,它是凭气而写,是畅神的;西方写实绘画是制作的,被物象所役,是拘于形的。徐悲鸿强行将写意画改造成写实画,当然就成了一场灾难。

其次,材料不同。油画属于油性的,可以制作,可以增减、磨蹭、修改、涂抹、覆盖,运笔作画是涩重的;中国画属于水性的,必须意在笔先,落笔成形无法修改,只能加不能减,生宣纸与毛笔是灵敏的,线条与用色容易轻浮,“一摸明暗便不纯净”(潘天寿),便易邋遢,油水不是一码事,是二股道上跑的车。

其三,进一步讲,中西绘画,一在哲学,一在科学,西方古典绘画讲求明暗光影、透视;中国画无视光影,没有透视概念。早在春秋战国时期,韩非子就批评鸟爪有投影,不利于鸟的灵动性表现。宋代沈括认定李成(符合透视的)翘角屋檐不成画。中国画不受明暗限制,认为有明暗的脸是阴阳脸,难看,丑(这是西画与电影刚进入中国时的反应)。认为明暗光影是虚浮的,不是本质的东西。

其四,西方古典绘画是块面艺术,不存在线,而中国画恰恰是线性艺术,虽点为线的浓缩,面是线的扩展,但两不相容,以面易线,中国画的灵性就会消失。

在新生代的眼里,徐悲鸿体系的素描本来就是西方传统衰败的尾巴,是死抠解剖、苛求光影而不懂形感的一些技法皮毛。徐悲鸿体系的素描一直统治着中国画基础的教学,所谓学院派的中国人物画其实就是由原来把素描的皮毛硬生生植在生宣纸上,成为一种补丁摞补丁的新装。这种所谓“新中国画”好像是罗丹手下的《老娼妓》。当下一些年轻画家由此抽身出来,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进一步又倒向油画效果的追求。学院派在呈惯性发展中似乎是一个愣头青,硬用鸡蛋往石头上砸,真是费解,为什么要做顾此失彼、捉襟见肘的蠢事呢?!又为何在原来清纯本色的脸上涂脂抹粉呢?!

本来,在中国,连一些写实主义油画家刻划的人物就显得有些别扭,怎么能在灵敏而无法更改的宣纸上不出现僵硬、苍白、不自然等等的问题呢?

我们来看看黄宾虹的画,他的山水画,多么厚重、雄浑,又多么随意自然。黄宾虹将中国写意绘画发展到了空前高度,但黄宾虹与齐白石(仍如前所述)把传统写意中国画推到极致后势必出现它的封闭性,势必要衰落,那么鉴于徐悲鸿体系改造中国画的不成功,是否可以将西方比较自由的写意型的现代主义的造型观念引入中国画,我想也许是唯一中西融合的途径。问题是西方现代主义的造型结构带有很大的消解性,也比较难以操作,虽有林风眠已领风气之先作出了富有成效的贡献,但在林风眠,因为有浓烈的诗意掩盖了一些不足,难以为继,(林风眠时期有传统余气)他的后来者,只在表面形式色彩上翻筋斗,一派浮艳轻弱。由此可以论定,无论是徐悲鸿式的古典,还是林风眠式的现代,中西融合都带有很大的消解性,既然无法逾越齐黄又在中西融合中遇到种种困扰,那么只有抱着更加审慎的态度来思考中国画向前发展可行性方案。确实,“素描乃一切造型的基础”(徐悲鸿),对国画当然不例外,但国画又以写意独擅胜场。文化如生命,发展是硬道理。时代正在以西方强势文化为龙头进行着空前的大融合,文化结构已进入了现代化,这决定了只有走中西融合的道路,才有可能使中国画在与时俱进中向前发展,才有可能走向现代,才能具有它的历史意义。

接下来,进一步思考如何中西融合的问题。既然立足齐黄有太多的封闭性,西方古典与现代艺术对中国画又具有太大的消解性,那么由齐黄向上溯,能否就可以有与西方绘画相融的可能性,能否使中国画向前健康发展?似乎谁也不敢肯定,因为传统中国画,南宋就开始衰落了,那么再往上溯,切入到五代北宋,是否可以?我们认为是可以一试的!理由是西方有成功的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先例,意大利画家在面对中世纪的衰落,选择了上溯古希腊,因此而复兴。那么我们能否上溯到水墨绘画的巅峰期五代北宋,将五代北宋的绘画作为素描形式来打基础?我们认为有它的可操作性:一、因为这一时期既是中国画写实的高峰,又内孕着写意的萌芽,只是随南宋衰落折向写意之后,文人的参与,过多地削弱了绘画的主体性。也就是说,早在五代北宋的画家就有一套成熟的造型方法,他们很懂形,对客观对象的描绘与西方古典绘画一样,精准细致、到位、层次丰富、整体感强。它完全可以规避概念化、程式化的弊端。二、我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实现以我们的水墨写意来吞噬西方现代派“写意型”的形式与结构,真正地实现中西的融合。

五代北宋的山水及花鸟完全可以作为中国画基础来学习!鉴于初学者没有接触过笔墨,可以用铅笔在铅画纸上来临摹,来体会线条的提按顿挫、转折收放、疏密聚散等等。

以上是针对天津美院余小东先生把五代、北宋的山水画作为“中国素描”的典范并纳入基础素描课程训练这一观点所引发的思考。我们认为,我们需要对余小东先生的先见之明,加以充分肯定,不但如此,而且需要加以宣传。首先这一观点,它所呈现的态度,在西化笼罩,西方月亮比中国圆的当今,值得肯定,难能可贵。其次把“中国素描”指向中国画基础的学习,对中国人而言,本来就具有一种自然的亲切感。事实证明,通过他实践取得的卓越成果是令人信服的,他的“中国素描”理论与素描作品均见《速写高手》。(江苏美术出版社,2003年)他的素描,线条勾勒蕴藉有味,形象塑造又非常丰厚到位,具有很强的感染力。于小冬拿出了令人信服的作品,充分证明于小冬不但有超人的胆识与睿智,独特的眼光与敏锐的感觉,而且具有惊人的绘画天赋。由此我相信只要推广这种“中国素描”,就能实现中国画的复兴与可持续发展打下一定基础。

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把眼光扩展,比如,倪云林的树,八大山人的鱼鸟木石的造型,他们的结构表达方式。黄宾虹写生的“钩古法”,山水作品所含的哲学道理及疏密、虚实处理手法,都值得深入探索钻研,倪云林、八大与黄宾虹的画可以作为 “结构素描”很好的范本。中国人学习素描首先从“中国素描”入手,然后向西画学习,由中而西,这样的教学程序更为科学合理些。我是漫画出生的,进入高校后接受块面素描后,不敢用线了,这为我所选择的中国画学习造成了严重的障碍,如果进入高校一开始采用“中国素描”,那么就容易接受并且造型能力会得到迅速提高。我第一次真正接触到中国画而让我亲切感动的是黄宾虹山水。那是我在上初中时,到启蒙老师家,这一刻让我记忆犹新。老师给我一本国画杂志,我被黄宾虹二幅山水,股股的山体与山石深深吸引,我当即临了下来。作为初学者的我,当时老师能给我五代、北宋、八大、黄宾虹的画,我肯定全部把它临下来,可惜那时文革期间,看到的更多的是漫画、工笔画、年画、洞庭春色、革命圣地井冈山、延安颂之类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